前言:法國幽默大師,太陽馬戲團,阿維尼翁戲劇節,中法文化之春,《想象的世界》;小丑,啞劇,舞臺,童年,愛,這看似天差地別的兩組名詞,交織在一起,碰撞出一個精彩如同萬花筒的人生。朱利安?高拓(Julien Cottereau),便是這個人生故事的講述者。他將用肢體,用手勢,用無言的劇本,講述那個世界的喜怒哀樂、悲歡離合。

【本期人物】朱利安?高拓(Julien?Cottereau)

法國幽默大師,太陽馬戲團著名演員
因《想象的世界》獲2007年“莫里哀戲劇獎”的“戲劇新人獎”

淺藍運動裝和鴨舌帽,親切的態度,謙遜的談吐,便是這位法國藝術家給人的第一印象——宛如鄰家大哥般平易近人、毫無城府。這不是朱利安?高拓第一次來中國,兩年前,因《想象的世界》一劇,他就已造訪中國的首都北京。而這次的地點換至上海、這個國際化大都市,他更言及有不同的感想。助理給他描述的上海,恰似一個商業與娛樂發達的都市,而他則預言這可能也是孕育邂逅的舞臺。“我能在舞臺上、在人生中,遇見一些強有力的事物。” 他如此開場。

2012年北京的初演,朱利安得到了很多人的幫助,最后也取得了亮眼的成功。而這次的他,有新的期待,尤其希望能在舞臺之上,發掘一些內心深處的東西,去尋找某種演員和公眾之間的特殊維系。這就好像在進行一種冒險,他說道,但這個冒險的本身,卻也會給演員的生命帶來養分。

關鍵詞:表演

有一個問題他近乎每場采訪都會面對:為何選擇成為一名“小丑clown”?朱利安坦言自己的經歷較為波折。他曾在法國國立高等戲劇藝術與技術學院上學,在那里,有位教授叫讓-馬利·比諾什,即法國著名演員朱麗葉·比諾什的父親。那時的他十分仰慕朱麗葉·比諾什,尤其在她的第一部電影中,找到一種難以置信般的純真和優雅。只可惜,這份仰慕一直深藏于心、未曾表露。

在兩年的正常學習之余,朱利安還跟朋友和一些音樂家共同創作了三部作品。這時仍是恩師讓-馬利·比諾什,將他引薦至法國著名的太陽馬戲團(Cirque Du Soleil),讓他代替了之前的小丑演員,開始了漫長的實踐學習。啞劇,小丑,口技……他開始學習各種東西,慢慢地,才逐漸走入“小丑”這個世界。

為何如此執著于“表演”?時至今日,已經是他站在舞臺上、成為演員的第二十一個年頭。他從未想過放棄這一執著的夢想。“因為這里所有的事我都感到很有趣。”他說道,“也有感到痛苦和疑惑的時候,那可并不令人愉快,但那些時刻,也能令人理解一些重要的事。因此這些也是有趣的。尤其在‘小丑’這個世界,我們會把悲劇轉化為喜劇。”

( 新聞報道:《想象的世界》首次亮相北京 )

關鍵詞:童年

在場的朱利安很喜歡跟孩子互動,當《小主人報》的特邀小記者煞有其事發問時,他仔細聆聽,不時微笑,似乎感到特別有趣。而被問及,你的作品是否為兒童而作,他的表情也突顯嚴肅,他表示,他不是只為孩子而演出,他是在為“童年”做演出。同時,也為那些思想家,那些喜歡生活、喜歡笑的人,甚至可以說,是為了所有人,演出。

“所有人——”朱利安如此強調。因為對朱利安來說,表演的源頭也正是愛,一種能夠給予所有人的愛。朱利安的父母在他兩歲時離婚了,這也給過他很大的沖擊。周圍的世界,那時對他來說,已經缺少愛與歡樂,因此他不得不開始重新尋找一切。尋找生活的意義,乃至感受愛的方法。猶如有的人在學校找到慰藉,而他是在舞臺上尋得想要的一切。在舞臺上,他可以轉化靈魂,讓其充滿歡樂、冒險、創作、乃至某種火焰。他將這種火焰叫做“愛”。他感到在那里好像有什么聯系著他的夢想與周圍現實。夢想因此轉變成某種完全的重構。正源于此,他尋找到自己的位置,讓自身重新臻于完滿。

追求靈感也好像是做某種recherche(研究),什么是mime,clown,théatre,cirque?你能說出它的定義嗎?其實你的生活和藝術之間也存在著某種關系。你生活的故事,身為演員的故事,最終會對這個recherche,有所幫助。這是我想要從‘終點’那里尋得的東西。‘終點’,以及現在我想要的、選擇的東西之間,也有著某種奇異的對話。我的種種行為,汲取自啞劇,小丑,聲音,也汲取自劇院,影院,舞臺,但此之后,也會使生活和生命更加豐富充盈。”

(?2013年BTV環球春晚朱利安高拓《幽默啞劇串場表演》)

關鍵詞:幸運

如何解讀幸運這個詞呢?朱利安告訴我們,有時你會覺得自己幸運,但有時也會覺得自己不幸,因而嫉妒、甚至想要轉變生活。這也會給你一種力量。猶如他在舞臺上與觀眾所進行的,那種快樂卻又意義深遠的對話。有了轉化,因此可以將自身的激情、快樂、那些與人有益的東西,全部傳達給周圍。

還能給予,便感幸運。——朱利安的創作靈感,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這種“給予”。他把這比作呼吸,吸入、呼出,交流中宛如產生一種糧食。“Inspired before inspiring. Inspiring before inspired. That's life.”帶著思考吸入,想想自身的需求、人生、夢想,結合愉悅、快樂、仁慈,產生出另一個真實,宛如化學反應一般。對于朱利安來說,這尤其會令他倍感力量,因此能創造一些東西。畢竟生活如同演劇,同時存在消極和積極,而演員如他,必定要尋找的也是一種平衡。

這個過程中,也絕對會遇上很多問題。有大問題,也有小問題。尤其當你孤身一人,在創造新的秀,在沒有任何觀眾的情況下。一堆一堆的問題涌現,一次一次地需要去解決。有時也有大問題,會持續很久,比如構思首場solo秀《想象的世界》和構思參與阿維尼翁戲劇節的新劇目,這都用去他接近兩年的時間。除此之外的小問題,更是每天不斷。它們一直存在,卻也會成為有生命、有勇氣、有風險、乃至火花四濺的東西。在小丑的世界里,也正是這些問題,折射著人道主義。大家帶著質疑去看問題,去經歷,去承受;與此同時,也將它轉化成笑聲,演變成幽默,表達出來!

對朱利安來說,問題,是不可避免的,問題,就好像是水果當中的那個核(法語中“核”pépin同樣也是“問題”同義詞)。但不能忘記的是,經常是這個小小的核,最后孕育出一片廣闊的菜田。在某種意義上,藝術家講述一個故事,就好像播散果核,這個小故事,會在我們心中生根發芽,最后,也許出人意料孕育出一片藝術之田。“正因為你們(孩子)的存在,讓我能夠堅持下去。”回答最后一個問題時,面對花兒般的臉孔,朱利安?高拓交叉雙臂,面露笑容,不免真情流露。此時的他,不再是個虔誠的信徒、執著的演員,而更似一個溫和的兄長,一個真誠的朋友。語言、國家乃至年齡,在此面前都失去了界限。只有他所播散的“愛”的種子,在無聲無息中不盡擴散。

2014中法文化之春系列報道推薦:

法國導演克萊爾?丹尼斯訪談:是我走向了電影
現場直擊:法國香頌歌后派翠西亞?凱斯來滬獻唱
現場直擊:假聲男高音菲利普?雅羅斯基中國首秀
Christophe Willem私人專場live - 電音香頌魅不可擋!
法國藝術家JR“特寫”項目:千面眾生、萬象人間

本內容為滬江法語原創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